扒龍船又辛苦又邋遢!有的村裡扒仔每天還有辛苦費。但想站到龍船的“龍面”位置上,卻得花錢競拍了!近日,在海珠區石溪村委大院里和黃埔區沙浦村裡,分別上演了一場“龍面”競拍大會。昨日夜間,14年之後再次起龍的冼村,也上演了激烈的羅傘位拍賣,兩條龍船五天出巡,共提供50個位置競拍,現場募得款項總計101850元。
  知多D
  站龍面有何意頭
  羅傘能彰顯身份
  “戰鼓擂,彩旗飄。”龍船上的帥旗,是代表本村落氏族的標誌旗,讓人們遠遠就能分辨出這是哪個村哪個族的龍船。而羅傘曾是彰顯一條龍船身份地位的符號。廣州民俗專家潘劍明介紹,龍船龍面指的是龍舟上的4個羅傘位和船旗位,船旗最少一面,多的可以有三四面。所謂的龍面,就是指這些位置相比扒仔,都能令岸上觀看的人看到,是出風頭的位置。站在這些位置上,還有一層意思是表示這個人在社會上混得好,對宗族意識強,對龍舟很熱愛。負責龍面位置的人必須都站著,馬步要穩。且船上全部人都必須赤腳,否則會踩痛了“龍”。至於競投所得,將全部用於購買鞭炮,由負責龍面的人來燒。
  “每艘龍船龍麵包括羅傘4個,頭大旗1支,尾大旗1支,百足旗1支,七星旗1支。”據負責競拍的石溪村委工作人員何先生介紹,這8個位置就是龍舟的“龍面”,“呢幾個位有意頭,可以燒埋炮仗,個個都想玩,所以用競拍最公平。”
  “最貴就是頭架羅。”潘劍明稱。而在沙浦村村民Seven印象中,頭架羅寓意吉祥,是最搶手的位置,而最不受歡迎的則是百足旗位。冼村龍船會負責人冼叔則進一步解釋,頭架羅之所以重要且搶手,是因為在龍船出巡過程中,起到擊鼓發令的作用,“龍船要等到頭架羅燒炮仗擊鼓後才能正式出動。”
  競拍的錢如何花
  採購炮仗游龍用
  龍面的位置都要投標競拍取得,也叫投龍船面。據悉,廣州各村幾乎都有競拍龍面的傳統。沙浦村村長介紹,村裡競拍羅傘位已有多年曆史,2010年時村裡曾有村民以1.2萬元的高價拍下頭架羅的位置,二架羅則已1.1萬元的價格成交,最不受歡迎的百足旗則以3600元的價格成交,拍賣所得全數用於採購炮仗,在游龍的過程中使用。村長表示,為了預防鞭炮燒不完浪費的情況,今年特別提出限價建議,最高控制在5000元以下,“如果真的拍過5000元那也沒辦法了。”有村民笑言,“鬥龍我們村就排不上名次了,但燒炮仗的規模,在全廣州數一數二了。”
  冼村此次競拍並沒有設置最高限制,所有款項同樣用於購買炮仗在出巡時使用。但為了杜絕鋪張浪費,每個羅傘位採購炮仗的上限為5000元,如果競拍的單價超過5000元,多出來的部分款項將作為日後龍船養護等使用。
  拍賣現場
  “起鼓啦!”一聲吆喝後,雖然不見鼓聲,但陸續趕來的村民開始聚集在祠堂前,等待拍賣會的開始。5月24日夜間8點半不到,沙浦村競拍開始,但遲遲不見村民前來報到。至8點半,只有三兩個人下定金參與競拍。主持人遲遲未宣佈開始競投,15分鐘過後,才陸續有村民趕來。此時,村長拿起擴音喇叭開始宣讀羅傘位競投的相關事項。
  石溪沙浦兩村龍面競標先冷後熱
  據介紹,此次競投標的是龍船出海那天的龍面位,以高標者順序排列,第一標為頭架羅,第二標為二架羅,第三標為三架羅,第四標為四架羅,第五標為百足旗。據瞭解,今年端午期間,沙浦村的游龍安排主要集中在農曆五月初一到初三期間,將出訪黃埔附近的村落及番禺、新基村等地。根據龍船出巡的行程計算,每天都需要人負責羅傘位,共有15個位置可以競拍。
  當村長一聲令下開始競拍時,參與首輪競拍的人寥寥無幾,從100元開始起價,遲遲不見村民參與競投,“200、300、400……”數字緩慢上升,只有4人參與競投的場面,令現場一度陷入尷尬。最後在一片商討聲中,有村民掏出了80元參與競拍第五架羅的位置。首輪競拍草草收場。
  跟沙浦村一樣,25日在海珠區石溪村的首輪競拍也同樣遇冷。該村共有3只龍船,從農曆五月初一(5月29日)到初四,3艘船都要外出到廣州其他兄弟村探親。石溪村要競拍的船上位置,除了4個羅傘位外,還有4個旗位,4天3艘船共有94個位置。
  但和沙浦村不一樣的是,石溪村所有競拍位置起拍價200元起。從五月初一1號船的頭羅位開始喊價。下午2時許,在主持人“競投開始”的一聲令下,一名村民馬上舉手示意“300元”,後面一名村民隨後立即舉出了“500元”。“給他吧!”“還有其他位,大家不要抬價!”……兩人剛要起爭奪,其他村民紛紛出場“勸阻”。主持人無奈笑著喊“成交”。村民們彼此“謙讓”,初一當天3艘龍船的龍面競投還出現了一個旗位“無人問津”。
  新婚村民5380元搶頭羅位要好意頭
  不過,這兩村競投的“慘淡”場面沒能維持到最後。石溪村村民們的“冷靜”終於在初二那天的競拍上終止。從頭羅傘位置開始,3名村民開始了你爭我奪。當競投價已經上升到600元時,村民們的“勸阻”和“噓”聲還是沒能阻止住頭羅傘的搶手,志在必得的村民範先生開出了“800元”高價。
  有了先例,隨後的羅傘位置都成了“搶手貨”。1000元!1300元!……1800元!2000元!後面的羅傘位,尤其是頭、尾羅的位置,幾乎都以過千元的價格被投走,其中最高價的一個羅傘位達到2000元。“講好曬吾好爭,結果仲系有人驚無位,搞到D價一路升。”競投結束,範先生最後以3000多元拍下了3個意頭位。價錢高出了他原先的預算,“不過算了,一年就得一次可以玩得開心D!”
  沙浦村的競投“高潮”則來得稍遲一些。晚上10點左右進入最後一輪的競投,這時“競投價”才開始飆高,最不受歡迎的百足旗位置也一路被爭搶,最終以3679元的價格被拿下。“你今年結婚,拿個頭羅的位置拿個好意頭也好啊!”沙浦村剛完婚的村民阿志就是在朋友的慫恿下,一路堅持搶拍頭羅位置,最終以全場最高價5380元拍下頭羅位,滿意而歸。
  冼村14年來首次起龍競拍最為激烈
  冼村或許是14年後才首次起龍,昨晚的競標大會一直很激烈。從晚間7點多,就陸續有村民前來村委大樓一層等待,晚8點,擠滿村民的大廳正式開拍。首位村民喊出1000元的價格,隨即就有人追喊至3000元,之後便直奔7000元的高價,現場頓時哇聲一片。
  “現場還有人要繼續追加的嗎?7000第一次,7000第二次,7000第三次,成交!”最為搶手的五月初一龍船首次出巡頭架羅位,只通過三次競拍,便以7000元的高價拍出。競拍現場吶喊聲此起彼伏,不斷有村民出價,飆價,而順利拍得滿意羅傘位的村民更是帶足現金當場便支付。相對冷門的百足旗,在昨晚同樣標出了高價,其中最高的價格以1600元成交,最低則以50元拍得,而該價也為整場競拍中最低的成交價。
  統籌:南都記者 孔小雲
  採寫:南都記者 孔小雲 鄭雨楠  (原標題:龍船上這些“站位”原來要花錢買的!)
創作者介紹

pantone

laxqg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