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陽警方破獲一起杭州地區近新竹房屋年來數一數二的賭博大案
  10萬元賭債利滾利,半年滾到8竹北買房00萬
  還隨身碟不出錢的,數九寒冬逼你到江里“洗澡”
  民警說,跟大家講講案情,是真希望不再有竹北買屋人往這個窟窿里鑽了
  □SD記憶卡通訊員 陳福 徐佳 薑麗霞 本報記者 朱寅
  昨天上午,杭州富陽警方對外通報了近期破獲的一起涉賭大案。
  根據初步查證,這個犯罪團夥在兩年左右的時間里,經手的輸贏金額達到8000萬元,非法獲利則在4000萬元以上。
  而除了巨額獲利外,他們還涉嫌各種尋釁滋事案件,甚至以在冬天逼欠債者下江“洗澡”的方式追債。
  目前,該案件共有73名犯罪嫌疑人被警方抓獲。
  而辦案民警表示,之所以要讓大家都知道這起近年來數一數二的賭博大案,也是希望不要有人再往這個大窟窿里鑽。
  案情
  企業主和涉世不深的“富二代”
  是他們的目標
  先來簡單介紹下這個大型團夥的情況。
  杭州富陽警方盯上他們,其實是在2013年下半年。
  不過當時的線索非常模糊,只是聽說王某某、白某某和胡某三人開賭抽頭還涉及各種尋釁滋事事件。
  民警初步調查後也吃了一驚,發現這個團夥還真不小,設一次賭局就能抽頭幾十萬,有人單場輸贏300萬,也有人一次借款200萬高利貸。
  而這個團夥的目標,主要是富陽本地的一些企業主,甚至是一些涉世不深的富二代。
  為了拉攏他們,團夥配備了專門人員進行公關,通過請客、送禮的方式讓這些有償還能力的人來自己的賭場試試運氣。
  根據資料,團夥中主要有河北人王某某、杭州富陽本地人白某某和河南人胡某三個主犯。
  王某某有多次前科,2012年3月刑滿釋放後身無分文的他借了朋友的一條金項鏈抵押得款9萬元,後拉攏一批有前科劣跡人員從事放高利貸等非法活動進行斂財。
  此後,王某某盤下一家臺球館並以此為長期據點組織賭博。
  而白某某和胡某同樣是劣跡斑斑。其中,白某某本身家底還挺厚,但他一直不上進,混到40多歲了有多次前科。而胡某則是外地來的打工仔,在多次和老鄉一起尋釁滋事後,為了快速致富,他鋌而走險,走上了犯罪道路。
  500多場次的賭博
  涉及金額8000萬元
  三人雖然互相熟識,但平時基本都是自己賺自己的那份錢,倒是他們手下辦事的人之間盤根錯節,織成了一張緊密的賭博網絡。
  除了開賭場、放高利貸,這夥人還常常非法拘禁、酒後滋事、隨意打砸,甚至非法插手民間糾紛。
  不過,這夥人組織人員聚賭時,都保持五六個人的小規模,從來不讓參賭人員帶現金進出,而是以籌碼方式計算。
  如果贏了,可以憑籌碼當場拿著現金走人,輸了則只要寫下欠條,事後劃賬或者還錢都行。
  這,也讓警方取證非常困難。
  為了查清楚團夥中的每一個人物,警方花了9個月時間,查清了相關的目標人物。
  今年4月22日凌晨,富陽警方抽調300多名警力統一收網,先將30餘名團夥重要人物抓獲。
  在這些人身邊,光是非法獲得的現金,警方就查獲了150多萬,此外還有大量砍刀、弓弩、匕首、棍棒以及團夥的賬冊、借條。
  截至7月底,已先後有73名團夥成員被抓獲。
  而在已查明的500多場次賭博中,涉及金額8000萬,其中設賭人員的抽頭金額就有2000萬,另外從高利貸中收回的利息也達到2000多萬。
  這些數字,共同組成了這起近年來杭州地區很少見的大案。
  而辦案民警也坦言,因為查證賭博案件存在取證難的問題,大部分參賭人員因為不清楚自首後會被如何處理,寧願選擇沉默面對這些不法分子的壓榨。
  因此,這個團夥兩年來的非法獲利,可能還不止以上金額。
  幕後
  光抽頭就能月入60萬的麻將局
  要更清楚地說明這個問題,我們可以通過該大型團夥主犯白某某及其主要幫手顏某某安排的一場麻將局反映。
  今年2月份到4月份期間,顏某某傍上了幾條“大魚”。
  王某、毛某某、俞某某等幾人都是富陽當地的老闆,生意做得不小。通過顏某某等鍥而不捨的公關,幾人終於被湊到了一起,成了該團夥賭場的客人。
  而他們的賭博手段,就是最常見的杭州麻將。
  當然,這些老闆去賭博,也是不帶現金的。
  進場後,賭博團夥成員會先給每個參賭者發放30個籌碼,每片籌碼價值就500元,而顏某某可以從每人處拿走一個籌碼當抽頭。
  打過麻將的都知道,30個籌碼是屬於比較常規的配備,而在白板當財神上不封頂的賭桌上,要輸完也就是幾局的事情。
  而這樣一圈一萬五一圈一萬五地下來,一個晚上的輸贏可想而知。
  據警方介紹,在已經查清楚的賭局裡,這樣的局一晚上輸贏二三十萬是常有的事情。
  而自從傍上這些“大魚”後,顏某某說自己另外都不用乾什麼事情,就靠組織了二十幾次麻局,每個月就能入賬60多萬元。
  而拉這些老闆參與賭局,也不會碰上欠錢不還的事情。
  從送花圈、潑紅漆到人身傷害,討債方式狠辣多樣
  當然,參與過這個特大團夥賭局的人,也並不是每個人都能把錢還上來。
  而對付這些欠錢不還的人,從送花圈、潑紅漆,到半夜去砸人家家裡的玻璃窗,再到非法拘禁甚至人身傷害,團夥成員有一步步升級的方法。
  警方在這夥人的手機里,還發現了他們的犯罪證據,其中就有逼欠債者大冬天下富春江游泳的圖片。
  在目前查證清楚的欠債人員中,富二代華某是被坑得最慘的。
  年紀輕輕的他社會經驗不深,又自恃家大業大,在一次賭博輸了錢後向放債人員借了10萬元錢。
  根據規矩,這個團夥每向外借出1萬元,當場會抽取300元,之後每天的利息按照欠債人的熟悉程度和放貸金額不同,從300元到500元不等。
  於是,按照這個公式,華某欠下的這筆錢經過大半年時間,居然滾到了800萬。
  這把華某給嚇傻了。
  當然,犯罪團夥也知道找這麼個毛頭小伙是沒用的,他們直接找上了華某的家人,攪得對方不得安寧甚至連生意都被影響了。
  最終,華某家人和不法分子談判,答應每個月償還華某的債務。
  各種威逼下,有人走上犯罪道路
  不過,並不是所有人都能像華某一樣幸運地有個好家庭,也有不少人在各種威逼之下近乎崩潰,甚至有人走上了犯罪道路。
  比如說富陽本地人蔣某某,他是被民警從借條中翻出來的受害人,但也是被上網追逃的一名逃犯。
  要說蔣某某雖然稱不上富二代,但家裡條件也算不錯,在富陽市區里有房有車,還有一份收入不菲的工作。
  不過在沾染上了賭局後,他的噩夢就開始了。
  2013年下半年,蔣某某在朋友介紹下聽說有個很安全的賭場,本就有賭錢愛好的他欣然前往體驗。
  說起來,王某某的賭局還算是“公道”,除了抽頭以外基本是讓人公平競爭的。而蔣某某那幾天也確實點子背,身邊的現金在一次次想翻本的過程中輸完了。
  眼見著自己幾年下來的積蓄全沒了,一般人都是不會甘心的。蔣某某先後向王某某的手下借了七八十萬。
  按照我們先前說過的高利貸計算公式,他自然是不可能還得上錢了。
  今年開始,他先後賣掉了車子、房子,但都不夠填補巨大的窟窿。
  蔣某某也想過要出逃,但幾次都被對方發現並抓了回來。
  最終,在對方收賬人員一再的威逼下,蔣某某走上了合同詐騙的道路,從一個受害者變成了犯罪嫌疑人。
  審查此案的富陽公安民警孫建國說,之所以要通報這些案例,最主要還是希望大家認清賭博、高利貸的危害,千萬不要再往裡面栽了。
  (原標題:10萬元賭債利滾利,半年滾到800萬)
創作者介紹

pantone

laxqg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